银菊漫天

点开我~

叫我菊受就好 |・ω・

总结就是吃的一般都是冷cp,逆cp。
爱谁all谁嘿嘿嘿

喜欢年上受,高冷禁欲受什么的嘿嘿嘿【身高不是决定攻受的唯一标准!】

求勾搭!

各个app的id同名

qq2530564043

欢迎扩列!w

你永远也搞不懂太太们的脑回路系列】

【看不清的一张图文本在下面】

ennnm凯约小群的小活动,【非大群】历经进两个周完成。规则:第一个画手画完,再不公示的情况下传给下一棒,第二棒写手根据图片接下面的剧情,写完不公示情况下传给第三棒画手……以此类推。
【表示最后一棒感觉上一棒的太太已经结尾,就配了个图【偷懒跑路】】

下面是参与的太太们,太太们辛苦【请大家请逐个关注√啊哈哈】
1.@樱雪
2:一个不玩lof的小天使ヘ(・_|,【时光】
3: @Cumin_孜然不打排位
4. @掷骰输了该怎么办呢
5: @润二今天也在吸约
6. @控制即放肆
7. @哎哟哎哟
8. @用户8597510772

「又来了吗?」

看着眼前这群来意不善的囚犯们,百里守约冷冷地说着。

这次的监狱卧底任务已经快要进行到尾声,可是不知为什么,当初配合的大老同伴被提早弄了出去,从那时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找麻烦,而且频率越来越短,虽然不是应付不了,但是也渐渐开始吃不消,对方为了防止监狱方出手,伤几乎都是在身上,现在又对上这一群人,看样子隐藏的黑手已经急了。 
「嘛,相信你也知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句话,小狼崽。」

领头的囚犯不怀好意的笑着,随即包围了上来。

双方开始了混战,虽然人数差距有点大,但是以百里的身手,一边闪避一边退出战场不无可能,慢慢的也撂倒好几个人,领头囚犯看情况有点不对,便遵从那个人的交代,抛出了足以震撼百里的话。

「你那个银发搭档可是在一周前就失踪了,想要他的命最好乖一点。」 
铠出事了?在一般的状况下,百里是不会相信这种事的,但是这阵子在监狱里,外面的情报实在是难以确认,不由得愣了一下。

如对方所料,在他失神的那瞬间,四五个人就这样扑上去,给了他身体几拳将他压制在地上。

「虽然说想好好玩玩,不过老头子们很不放心,要早早了结你。」

呼应着他的话,压制着百里的囚犯在身体各处贪婪地摸了几把,一条被扯成细条的毛巾绕上的百里的脖子。

「龙域那群人吗,还真是大手笔。」

会知道拿铠这个来威胁他的,也只有他们了,明明是他们自己误判形势导致自家主子重伤失忆又失踪让自家队长捡到,却把主子恢复记忆后不肯离开长城这件事帐算到自己身上,说什么魔种妖人魅惑,看样子这任务刚好给的他们一个很好的机会。

「你说,要把身上哪部分当证明寄去给他们好呢?眼睛?耳朵?手指?还是尾巴?」

绞在脖颈上的毛巾力道渐渐收紧,动手的囚犯逐渐露出了疯狂,旁边拿刀的囚犯也用刀比划着,留下了不少血痕。

「我有说你们可以动他吗?」

瞬间,囚犯们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撞飞了出去,狠狠的撞上了墙面,为首的那几个身上还插了好几柄小刀,。

「阿铠?」

想起身,但是身体四肢的钝痛让人无法动作,但熟悉的怀抱温柔地将自己搂住,那抹熟悉的冰蓝正温柔地看着自己。

「没事了,有我在。」

吻去守约脸上伤口的血珠,顺便在耳际轻吻了几下。

「我发现有问题就赶紧跟黑交接换人来了,抱歉晚来害你受伤了。」

先认罪罚比较轻,讨好似的将脸埋在守约的颈窝,轻轻的蹭着。

「再有下次你给我去睡沙发三个月,再加上我不开伙三个月。」

歪头压退了埋在颈窝铠的头,给了让自己受罪的罪魁祸首一个白眼,这饵当的真心不爽。

「绝对不会有的。」

来之前已经那帮老头给清了,顺便将组织交接给露娜了,已经不会再有人打扰彼此了。

「好了,那现在可以撤了吧?我很不舒服。」

手指戳了铠的胸膛几下,温暖的怀抱让这阵子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睡意开始袭来。

「嗯,我们走。」

打横抱起逐渐睡去的怀中人,跟伙伴打了招呼,就这样,以守约为饵的钓鱼清扫大作战算是个大成功。

但之后铠还是遭受到了禁食处罚,那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9. @银菊漫天

评论(15)

热度(152)